国度药价谈判机制胎动 专利独家药品先行

2015-03-25

——摘自《第一財經日報》

藥價改造中最具市場化和國際化管理思路的藥價談判機制,已正式進入立法步伐。

《第一財經日報》19日獲悉,《创建藥品價格談判機制試點事情方案》(下稱《方案》)已于17日正式結束了在國家相關部門間的意見征集,進入下一輪立法步伐。根據本報拿到的《方案》,腫瘤用藥、心血管用藥、兒童用藥、中成藥和大众衛生用藥中的專利藥品和獨家産品將最先享受“談判”报酬。

创建“藥價談判委”

藥品價格談判,已經箭在弦上。

“選擇價格高、療效確切、社會關注的若幹專利藥品和獨家生産藥品先行試點,以香港、澳門、台灣等大中華地區價格爲參考,進行價格談判。”《方案》在征求意見稿中明確。

3月18日,這份國家層面制定的第一份藥價談判文件剛剛結束了其在發改委、人社部、食藥監總局等15個部門間的意見征詢,“低落藥品虛高價格”、“預防和停止藥品購銷領域腐敗行爲、抵抗商業賄賂”等是這份市場化傾向的新政希望達到的目標。

“這次提出要创建國家和省、區、市兩級藥價談判機制,差别類別的專利藥和獨家生産藥品會有差别的辦法談判,市場份額、臨床使用需求等都會成爲談判參考因素。”昨日,有接近衛計委方面權威人士向《第一財經日報》透露。

而臨床實際使用的需求,則成爲進入談判範圍藥品的第一原則。

“以需求爲導向,重點將腫瘤用藥、心血管用藥、兒童用藥、大众衛生用藥、中成藥中的專利藥品和獨家産品納入談判範圍,積累經驗,逐步擴大談判藥品類別和品種數量。”《方案》明確。

具體來說,對于臨床用專利藥品,將參照港澳台以及其他國家藥品價格,結合醫院用藥數量,“以市場換價格”,由專業談判組談判議定采購價格。

而大众衛生專利藥品,則將借鑒艾滋病、結核病用藥納入大众衛生項目采購供應模式,帶預算談判、帶量談判、会合采購、会合配送、定點機構、定人使用,由中國疾病控制中心談判議定采購價格。

對于獨家生産的中成藥,《方案》要求,委托省級談判機構依據當地醫保籌資水平,通過談判協商,確定采購價格,並與醫保支付標准聯動,促使企業回歸公道價格區間。

“大量的談判事情需要展開,國家藥品價格談判指導委員會的職責就是要確定談判的藥品品種、談判實施方案和采購價格。”前述人士体现。

凭据《方案》顯示的內容,衛計委將牽頭创建國家藥品價格談判指導委員會(下稱“國家藥價談判委”),成員分別來自國家藥價談判委成員單位、中國疾病控制中心、衛計委藥具管理中心、統計信息中心、發改委藥品價格評審中心等。

《第一财经日报》获悉,凭据《方案》目前确定的原则,药价谈判将从国度药价谈判专家库中抽取,创建3人以上的单数谈判小组,在谈判历程中,允许和勉励 企业以适当方法向社会说明药品的代价、疗效、销售等情况,并接受质询,谈判结果将在公然信息平台公示,并勉励药品生产企业直接配送,在一年一次的采购周期内,药品代价原则上保持稳定。

談判“貴族藥”

而以原研專利藥爲主的跨國藥企,將毫無疑問成爲這一制度最先的體驗者。

“能否進入談判機制,要看這些專利藥是否切合四大根本原則,即第一是專利藥,存在供給方壟斷的情況;第二價格較高;第三療效確切,具有臨床價值;第四,還不在醫保目錄內。”人保部社保所醫保室副主任董朝晖此前就此話題接受本報采訪時透露。

事實上,民間對于跨國藥企産品降價的呼聲也一直存在——一方面,這些藥品療效顯著;但另一方面,也正是因爲其在研發階段投入了大量本钱,爲鼓勵創新,這些原研制藥品也具備了高定價的權利。

“如果這個方案能確定下來肯定是一件功德,這樣我們的公衆能更多地使用到更好的藥品,對企業來說,也能進入到更大的市場。”昨日,跨國藥企行業代表、中國外商投資企業協會藥品研制和開發行業委員會(RDPAC)發言人左玉增答复《第一財經日報》。

而在2010年,人社部將部分跨國制藥公司的高質量藥品引入醫保的嘗試中,美國禮來、美國輝瑞、瑞士羅氏和南京先聲等在內的多家制藥公司,都曾差别水平參與醫保談判的試點事情。

“其實各地現在也都在做藥價談判的事情了,因爲每個地區的醫保付費能力差别,所以談判的原則和品種也有所區別。”前述人士談道。

公開資料顯示,2013年以來,江蘇、浙江等經濟發達的省份開始嘗試省級的高價藥物價格談判。

2014年12月,浙江省人社保将31个高值药品纳入该省大病保险特殊用药谈判范畴,以切实解决参保人员罹患重特大疾病的特殊用药问题,凌驾一半的为 外资品牌,诺华、礼来、辉瑞、拜耳等均榜上有名;国内企业入围的则有百泰药业、兰生股份参股的中信国健、江苏奥赛康、正大天晴、江苏豪森药业等。

而北京、青島、江西等地也開始引入醫保談判機制——此前江西省人社廳官員就介紹,該省納入醫保範圍的5種特殊藥品,通過啓動談判機制,總價將降到1.59億元,降價幅度約爲14.5%,在這批獲邀談判的廠家中,有21家屬于外資公司。

2014年12月,江西省首次通過談判機制將特藥納入醫保,共有甲磺酸伊馬替尼膠囊(片)、注射用培美曲塞二鈉、重組人血管內抑制素注射液、注射用曲妥珠單抗和注射用雷替曲塞等5種、共10個品規。上述藥品主要用于白血病、肺癌、乳腺癌等的治療。

江蘇省的特藥制度自2013年1月1日起實施,醫保部門與藥品生産企業談判議價,之後陸續將赫賽汀、格列衛、達希納三種抗腫瘤治療藥品納入醫保基金支付範圍。據報道,截至2014年10月,全省共有約3900名大病患者得到了特藥保障,成爲該項政策的受益者。

对此,复旦大学大众卫生学院教授、上海市卫生生长研究中心主任胡善联评价认为:“创新药物的订价政策,从药厂的角度来讲,是希望提高新药的市场可及性 和企业的收入;支付方则是为了控制代价,凭据社会心愿支付和支付的能力,为卫生服务提供公道的药价,最终到达勉励进一步药品创新的双赢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