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藥交所模式或橫空出世,醫藥商業参加藥價談判價值重估

2015-04-08

達克通訊社

大智慧阿思達克通訊社4月3日讯,周五,一药企卖力招标的资深人士对大智慧通讯社透露,北京非基药和低价药招标即将启动,这次招标很有可能接纳药交所模式。“框架性方案已经出来了,但细则还没有出。大概的偏向是,牢固医联体这一医改的结果,通过药交所模式压低药品代价20%到40%”。

該人士体现,北京醫保壓力很大。北京藥交所模式應該和重慶藥交所模式類似,醫保作爲買方進入議價體系,最主要的目的還是降藥價。而北京的醫聯體則可能會引入醫藥商業企業作爲第三方去與藥企談價,有點類似GPO,將要低落價格的藥品列出清單,委托給醫藥商業企業,借助其平台,爭取更大限度讓利。北京的醫聯體不多,但也不排除某些區縣也以此方法試點。

北京一家藥企人士則体现,這種引入第三方進行采購藥品降價,有幾方面好處:一是醫藥商業與藥企相助更有廣度,更了解生産企業的真實本钱,議價更有優勢。二是在一定水平上,可以斬斷醫院的逐利行爲,越发透明,減少商業賄賂等醜聞。三是通過醫藥商業企業來談判,也是在醫保入不敷出的情況下醫改的一種探索。

“怎麽低落藥價有许多種模式,二次議價可以,帶量采購可以,第三方談價也可以嘗試。在醫保蛋糕不變的情況下,對醫院來說,最現實的行爲就是壓藥占比,壓低藥品價格。北京醫療服務去年已經漲過一次價,重慶醫療服務漲價被叫停,短期醫療服務漲價玩不起來,爲保住醫保蛋糕,只能在藥價上下时光。”她体现。

北京药交所模式也引起资本市场极大存眷, 普遍认为这将对嘉事堂、国药股份等北京地区商业公司将会带来利好。 一券商研究员体现,嘉事堂等做过GPO,非常了解生产企业的本钱,首钢医院GPO模式已经说明了这一点。另一机构研究员也对大智慧通讯社体现,嘉事堂有可能作为医院代表,也就是采购方出现,这将使得其医药商业企业的代价被重新评估。

對此,前述資深人士也体现,醫藥商業参加到這一體系,也將産生分化。與藥企相助廣度廣、對藥企的壓價能力強的企業,更容易獲得醫院的委托授權。而在獲得授權後,醫院對其倚重增加,與醫院的關聯更高,配送份額也會更高,話語權將大大提高。相反,則競爭力低落,生存空間有限。